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航母舰载机 飞行员训练中牺牲(图)_bzh.csyczs.com / 内容

航母舰载机 飞行员训练中牺牲(图)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7-05-29 10:40|来源:bzh.csyczs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航母舰载机 飞行员训练中牺牲(图)

(原标题:航母舰载机飞行员训练中牺牲(图))

  29岁的海军航母舰载战斗机一级飞行员张超,4月27日在驾驶歼-15飞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,突遇飞机故障,不幸殉职。   当天,在连续完成两架次海上30米超低空飞行后,张超驾驶战机执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。着陆后,已经接地滑跑的飞机突报“电传故障”,机头急速大幅上仰,瞬间离地。在飞机超过80度仰角情况下,张超被迫跳伞,坠地后受重伤,经抢救无效英勇牺牲。   现场视频和飞参数据显示,从12时59分11.6秒发现故障到59分16秒跳伞,短短4.4秒时间里,张超竭尽全力推操纵杆,制止机头上扬。   “生死边缘,张超仍在试图挽救飞机。”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戴明盟说。   舰载战斗机飞行,被形容为“刀尖上的舞蹈”,是世界上风险最高的职业之一。统计表明,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航天员的5倍、普通飞行员的20倍。   2015年3月,主动申请来到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之前,张超是“海空卫士”王伟生前所在部队优秀的三代机飞行员,曾数十次带弹紧急起飞驱离外军飞机,首批驾驶歼-11B飞机飞临西沙永兴岛,是全团6名“尖刀”队员中最年轻的一员。   牺牲前,张超共飞过8种机型,是中国军队年轻三代机飞行员中的佼佼者。   “张超是为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英烈。”戴明盟说,“我们刚刚起步,未来的考验还很多,要走的路还很长……”   2012年11月23日,戴明盟首次在辽宁舰航母上成功阻拦着舰;2013年5月,人民海军第一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成立;2014年底,我国自主培养的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成功完成舰上起降。   为了避免战机损毁,他最后一推   张超,男,1986年8月出生,湖南岳阳人,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正营职中队长,海军少校军衔,一级飞行员。2016年4月27日,张超加入舰载航空兵部队的第90个飞行日。再有3个飞行日,他就能完成剩下的训练任务,顺利上舰。   “舰”,指的是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。只有在航母上完成起降飞行训练,取得上舰资格认证,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   那一天,按照计划,张超和战友们要飞3个架次的低空、超低空训练——在数十米的高度高速掠海飞行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惊险。   第2架次飞完,海面上薄雾渐起,能见度越来越差,第3架次被调整为陆基模拟着舰训练。这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必修课。   12时59分,张超驾驶117号歼-15飞机进入着“舰”航线,实施他飞行生涯中的第634个“进近”。   跑道上的中心相机,把战机着陆的画面实时传到飞行员休息室。   然而,战机刚刚滑行了2秒钟,无线电里突然传来语音报警:“117电传故障,检查操纵故障信号!”电传故障,是歼-15飞机最高等级的故障,一旦发生,系统会自动报警,并在无线电中广播;一旦发生,意味着飞机失去控制。   那一刻,是12时59分11.6秒。   塔台、着舰指挥工作站、飞行员休息室……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。   紧跟着报警声,战机的机头一下子抬了起来,在不到2秒钟的时间内,机体与地面接近垂直!   “跳伞!跳伞!跳伞!”飞行指挥员徐爱平对着无线电大喊。几乎同时,火箭弹射座椅穿破座舱盖,“砰”的一声射向空中……   由于弹射高度太低,角度不好,主伞无法打开,座椅也没有分离,从空中重重落下,在草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痕迹。救护人员赶到了,张超被紧急送往医院。   2016年4月27日15时08分,一颗年轻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。   彩超检查显示,在巨大的撞击中,腹腔内脏击穿张超的胸膈肌,全部挤进了胸腔,心脏、肝脏、脾、肺严重受损。医生说,那么重的伤,能坚持到医院已是奇迹。   “飞参记录表明,从战机报警到跳伞离机的4.4秒里,张超的动作是全力推杆到底。”戴明盟说,张超肯定知道,歼-15飞机系统高度集成,发生电传故障,第一时间跳伞才是最佳选择。   生死关头,张超却做出了一个“最不应该”的选择……   那奋力一推,是他意图制止机头上仰,避免战机损毁的最后努力。   “我知道危险,   但就是想来”   加入舰载航空兵部队之前,张超是“海空卫士”王伟生前所在部队的一名中队长。   在那个椰树婆娑、温暖湿润的南国海岛上,不管是改装歼-8飞机,还是改装新型国产三代战机,张超都是同批飞行员中第一个放单飞的。时任歼-8改装大队大队长的郭占军说:“张超的飞行技术,是同龄飞行员中最优秀的。”   2014年5月,海军向西沙永兴岛派驻新型三代战机,这是该型战机的首次前沿部署。那一天,一架外军飞机实施抵近侦察,张超奉命战斗起飞。他寸步不让,与外军飞机斗智斗勇,成功将其驱离。   随着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入列超过2年,战斗力建设迫在眉睫,海军在三代机部队破例选拔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   得知消息后,张超第一个报名申请。   此时,他已飞过6种机型,单位正准备提升他为副大队长。   与张超谈话时,考官戴明盟第一个问题就是:“舰载机飞行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危险的飞行,你愿不愿意来?”   “我知道危险,但就是想来。”张超语气中流露出的坚定与果敢,戴明盟记忆犹新。   2015年3月14日,迎着初春的海风,张超如愿走进位于渤海湾畔的部队营区,开始了飞向航母的航程。   “张超进步快,是因为他特别用心。”一级飞行员丁阳记得,有一天,飞完教练机,张超有个疑问,先是在餐厅和他讨论了半个小时,觉得还不清楚,吃完晚饭又跟着到宿舍,一直讨论到十一点半才离开。   在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战斗的411天里,张超起降数量是其他部队战斗机飞行员年均水平的5倍以上。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